排球

拣宝 第725章 连我也坑?

2019-12-05 03:15: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拣宝 第725章 连我也坑?

不管王观有没有与苏东坡有关的物件,但是谭掌柜见识过了他和田老的鉴赏能力,自然觉得两人在一天之内,肯定能够在古玩市场淘到需要的东西。

既然这样,那他又何必枉作小人?赚钱肯定是第一要务,但是赚不到钱呢?

毕竟刚才谭掌柜料准了刑老等人要参加苏子文化节,所以觉得手中的寒食帖是奇货可居,多少有些狮子大开口的意味。然而苏子文化节就是这么几天,要是人家不买这幅字卷,那他不要说大赚了,就是连小赚的机会也没有。

再说了,没有买到刘墉寒食帖的结果,就算刑老等人不至于怀恨在心,但是心里多少也有些不爽,指不定以后都不上门光顾……

想到这里,本来有几分利欲熏心的谭掌柜一下子就清醒过来,暗叹自己怎么突然鬼迷心窍起来,居然为了眼前利益放弃了长远打算。

清醒过来,谭掌柜连忙赔笑道:“诸位,凡事可以商量。臂搁再好,也是文房小玩意儿,怎么与寒食帖相提并论?”

“你这话是不错,不过你索价太高,我们承受不起啊。”刑老微笑道,知道这是谭掌柜服软的趋势,自然喜形于色。

“既然如此,那我可以退一步,就当是为苏子文化节做一分贡献了。”说话之间,谭掌柜强调道:“不过,这是刘墉的真迹,绝对不是什么小妾代笔。”

“这个我们自然知道。”田老轻笑起来:“其实要鉴别是不是代笔也比较简单,除了字帖的整体风格以外,再看图章就知道了。如果单单署名石庵二字款,并钤长方状石庵压脚印,或者是盖有飞腾绮丽印的字卷,一般是代笔的。”

很显然。眼下这幅寒食帖,并没有田老所说特征,可以确定是刘墉真迹无疑。

当然,就算解释清楚了,也不怕谭掌柜不认账。大不了立即走人,继续逛古玩店,不信整个鄂州古玩市场,就找不到一件与苏东坡有关的珍贵物件。

田老有这个底气,自然立于不败之地。

谭掌柜却是不行,心中顾虑太多了。发现狮子大开口伤人品,只得乖乖退步了。经过了一番磋商,他和刑老磨磨蹭蹭的最终达成意向,也算是皆大欢喜。

接下来就是去柜台交钱了,除了谭掌柜有几分遗憾以外,其他人却是笑逐颜开,慢慢地下了楼梯,来到一楼店面之中。

此时,王观才算是有空观看店铺的具体情况。只见比较宽敞的空间之中摆放了许多柜架,每个柜架上堆满了花瓶陶瓶之类的东西,与一般的古玩店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他看了一眼,就没有什么兴趣了。毕竟有些东西做工太不讲究。就是所谓的一眼假,根本不用再看第二眼。

“谭掌柜在吗?”

就在这时,门外有人进来了。王观顺势看了过去,只见来人身材微胖。大概三十岁左右,脸上挂着与谭掌柜一样精明的笑容。

“嗬,这么多人。”

进来之后。那人微微一怔,随即笑道:“谭掌柜,生意兴隆啊。”

“小段,你来了。”谭掌柜抬头看了一眼,顿时笑道:“有什么好关照吗?”

“应该是我问谭掌柜有没有什么好关照。”小段笑容满面,忽然瞄到了刑老手中的东西,顿时惊叹道:“谭掌柜,今天生意真是红火呀,谈成了一笔大买卖。”

“不要胡说张扬。”谭掌柜摇了摇头,然后迅速拿出一个长方形盒子,让刑老把寒食帖安装进去,这才笑容可掬道:“刑老,东西给您好了,谢谢惠顾了。以后再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我们这里,绝对让您满意而归。”

“嗯,好说。”刑老轻轻点头,回头招呼其他人,浩浩荡荡走了。

与此同时,田老笑道:“王观,你的事情办完了吧?”

“办妥了。”王观笑道:“正打算回去呢。”

“急什么,难得过来一趟……”

田老劝说道:“你刚才不是说过吗,来到鄂州不去樊口品尝一下正宗的武昌鱼怎么行。最重要的是,不用我们自己掏钱,而是有人请客。免费的晚餐,机会难得,不要错过了。”

“呵呵,田兄说得对。”刑老笑逐颜开道:“都已经黄昏了,小友要是没什么事,不如随我们吃个便饭,等到明天再走也不迟。”

“……也行。”王观想了想,就爽快答应下来。

随即,刑老等人微微招手,只见一辆辆轿车就冒了出来。其中就有刑秋的存在,应该是被刑老拉壮丁了,沦为了大家的司机。看到这个情况,王观肯定是选择坐上刑秋的车,在他的载送下向本地最著名的酒楼而去。

途中,刑秋一边开车,一边上下打量王观,眼神充满了好奇。

“怎么了?”王观笑问道:“我有什么不对吗

?”

“不对,太不对了。”刑秋直言不讳道:“我记得,你好像是财务方面的专业吧,怎么才两三年不见,你就成为专业的鉴定师了?”

“没有办法,毕业之后进入社会,才发现就业压力很大,自己学的专业也派不上用场。”王观唉声叹气道:“所以只好另辟蹊径,在古玩行中闯荡混饭吃。”

对于这个借口,刑秋倒是没有怀疑什么,毕竟社会现实就是这样残酷,专业对口是少数,专业不对口才是正常。不过……

适时,刑秋瞥了王观一眼,摇头道:“不过我看你不是混饭吃而已,更像是风生水起。田老的底细我多少知道一点,能让他老人家这样看重,说明你的分量不轻啊。”

“你是说我长胖了?”王观笑呵呵道:“很正常呀,毕竟没有机会挥洒青春汗水了,经常不运动,久而久之肯定长肉。”

“好像也是……”刑秋笑了笑,也知道王观是在转移话题,也跟着配合起来。

一路闲谈,很快就来到了一个酒楼之中。从一楼大厅宾客云集的情况来看,就知道这个酒楼的食物肯定十分鲜美。反正进入厅中,闻到了阵阵鱼香气息,王观就有垂涎三尺的感觉。

“走,去三楼,我订好了包厢。”刑老招呼道,一行人直接来到了包厢之中。

由于已经预定好的缘故,大家才在包厢坐下来不久,就有服务员推着餐车进来,把一盘盘热气腾腾、色香味形俱全的菜肴摆在餐桌上。

清蒸武昌鱼、红烧武昌鱼、油焖武昌鱼,这大三盘是主菜。每条鱼大概在一公斤以上,再剖开鱼腹,填充各种火腿、香菇、冬笋之类的配料,添加料酒、葱花、姜末等等,不管是清蒸或红烧或油焖,反正最大限度的把武昌鱼的鲜香气息提炼出来了。

鱼肉肥美细腻,滋味鲜浓清香,着实让人回味无穷啊。

当然,宴会之中肯定少不了酒,觥筹交错之间,王观忽然接到了一个,他摸出一看,发现居然是陌生号码。铃声响了十几秒,王观稍微犹豫就向大家表示歉意,然后离席走到包厢外面接听了。

“你好?”王观有些疑惑,不知道是不是打错了。

“大哥,王大哥,是我啊。”

就在这时,一个讨好的声音传来,王观想了想,依稀感觉有几分熟悉。一瞬间,他才忽然想到,这人应该是柳亮。

“哦,这么晚了,你还没有回去吗?”

王观有些奇怪,按理来说,柳亮的家就在鄂州,既然解决了四哥的事情,他也该欢天喜地了,还打算过来做什么?难道说四哥翻脸不认账,又找他的麻烦?

“王大哥,是这样的……”柳亮连忙解释道:“我有一个朋友,他家收藏了许多东西,想找人接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哦?”王观心中一动,第一反应就是柳亮好了伤疤忘了痛,连自己都想坑。不过又转念一想,这样未免太过武断了。

当下,王观问道:“你朋友是做什么的?他家都收藏了什么东西。”

“我朋友……其实,他和我差不多……”

柳亮含糊其辞道:“他家的东西比较杂,要是王大哥有空,倒是可以去看看。反正东西好不好,以王大哥您的眼力,肯定能够辨别得出来。”

“这样呀。”王观有些迟疑道:“可是我明天就打算回去了。”

“大哥,没事的,他家不远,就在郊外……”

不知道得了什么好处,柳亮鼓动三寸不烂之舌,不断劝说道:“完全可以在明天一早看完了东西,中午再回去也不迟,反正也很近……”

“那行,明天看情况再说吧。”

说话之间,王观顺手挂了,然后返回席间与田老等人斟酌小饮起来。

不久之后,晚餐结束,大家也纷纷散去。田老现在就住在刑老的家中,在他们的邀请下,王观也不矫情,直接跟过去借宿了一晚。

第二天清晨,王观早早起来了,发现田老和刑老起得更早,正在屋外草坪打太极。他过去打了个招呼,就顺势出门了,才走到一街道口,一辆车就缓缓开了过来。

“王大哥。”

车窗落下,露出了柳亮的笑脸,随即他殷勤下车开门,迎请王观坐进车中之后,这才返回驾驶室轻快开车而去……(未完待续)

军颐中医医院
长春专业牛皮癣医院权威吗
沧州性病医院费用
太原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一点
舟山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