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论文信息金融危機中國的十字路口肖武男

2019-12-05 09:47: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论文信息]金融危機,中国的十字路口 肖武男

面對全球性金融危機,中国的十字路口 肖武男 中国社会經濟文化交流協会副会長 佛教有个觀點,事物沒有好壞,關鍵在於如何去認識,一念間就有天壤之別,山還是那个山,水還是那个水,只是心境發生了變化。这道理同樣有助我们認識和應對當下全球性的金融危機,因為一念之差,可能促成中国走向真正意義上的崛起,也可能使中国陷入不可自拔的泥潭。 中国面臨的困難很多,但主要是兩个問題:一是如何處理四萬个億的投資,二是如何正確認識金融危機。把这些搞清楚,困難也就可以從根本上解決了。本文試圖運用这種思維方式,為中国“號脈”和開“藥方”。 目前的經濟窘況很難歸咎到金融危機,回顧中国經濟成長過程,多年来走的是“高投資”、“高增長”、“高耗能”和“低效益”路子,稱之“泡沫經濟”也不為過。繼續这種模式,包括現階段為就業、穩定的考量去“保八”,將会有更大的麻煩。原因無外乎是:中国產業層次和結構存在明顯缺陷:企業沒有核心競爭力、科技進步不足,管理水準、勞動力素質偏低,環境污染、資源浪費更是驚人。也就说,这次不出問題,下次難逃一劫,“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我很贊成廣東汪洋的做法,騰籠換鳥,利用金融危機,把落后的產業淘汰,把經濟的泡沫擠出去。須知,中国專案投資和決策存在太多“潛規則”和“盲目性”,拉關係、暗箱操作是企業“成功”的法則,各項監督和管理制度的建設要麼沒有,要麼形同虛設。民間有些盛行说法:如“專案投資一半都進了个人腰包”、“跑步(部)錢進”等等,雖無法簡單辨別真偽,但從近年来大量腐敗案件中觀察,問題的確非常嚴重。固然中国發改委、環保、科技、国土、文物等部門均參與項目規劃或審批,但實際操作,地方政府“好大喜功”、紛紛上馬“面子工程”、某些利益集團利用行政程式来“圈錢”或保護其合法性等,決定了許多專案即使從構想、規劃、設計、立項到實施方面“層層有論證、步步有把關”,結果卻讓人匪夷所思,甚至近乎荒唐。如:中国持有如此巨大的美国国債,入主美国黑石基金、摩根史坦利,全球性的資源投資,及近期並購必拓的案子等,这些主意是怎麼想出来的?決策到底是誰做出来的?“年年失誤年年悟”的結果是“年年悟失年年悟”,这對一个開始講負責任的政府来说,是否真的應該反思了? 筆者認為,在保證国防和經濟安全的前提下,把四萬億的投入及可能拉動地方財政十幾萬億乃至於更高的投入,加之現有的外匯儲備,甚至整个国家家底,傾力構建社会保障體系是最為明智的選擇。創造財富當然重要,但換一个角度看,中国今天的經濟成就,是以犧牲了許多人民的利益、價值和尊嚴,包括應該享受各種社会保障權利換来的,这是一筆需要償還的債務。何況,中国的国家財富也不能那樣隨意被西方(主要指美国)的金融家、政治家卷走,或讓一些人“里應外合”用“做局”的手段来耗費掉。人民有資格去監督納稅人的錢如何使用,更有權利分享改革的成果。中国的国民性,決定了中国人有“一口飯”、“一片瓦”、“一身衣”、“一个婆姨”和“一个娃”时,会心安理得去做一良民。政府為什麼不抓住这个天賜良機把問題徹底解決了呢?果真如此,中国居高不下的儲蓄問題、內需問題和社会穩定問題,便有了根本性的解決。 正確認識金融危機,是正確應對金融危機的基礎;用什麼立場去處理金融危機,是當代中国人的基本責任,既:是採用“擊鼓傳花”的方法延續弊病,還是着眼於中華民族的千秋萬代来開始“刮骨療毒”?本次金融危機,實質是價值危機,它是西方社会、尤其是美国價值體系破產的表現,它们主張:人要不斷提升和擴展內心對物質的需求,對自然世界進行無窮盡地掠奪,並輔以一種社会制度、經濟制度、法律制度和科技手段為保障,其矛盾就是人與自然的衝突。所以说,这種危機是必然、不可抗力的規律。而中国文化,尤其是老子以来,講究“天人合一”,強調人與自然的和諧、共融,因此,用中国文化重新思考、認識世界和引領人類的未来,是唯一可行的路徑。遺憾是,中国對金融危機的認識,僅局限在金融體制、監管和法律漏洞層面,還錯誤認為是由於出口疲軟、內需不足帶来的需求問題,採用刺激需求、拉動投資这種緣木求魚、背道而馳的做法,到頭是飲鴆止渴,還会把經濟的泡沫放得更大、窟窿捅得更大。中国一百多年来按照西方的價值觀所做“強国夢”,及“五四”運動后,對自己文化的否定,幾乎是一條畸路。任何一个偉大的民族和国家,都不可能在沒有文化復興、道德提升和人格的塑造先行下,變得繁榮和強大。改革開放三十年,所依據的是鄧小平的三大理論:黑貓白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讓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發展就是硬道理,其本質就是釋放人的原始貪欲為動力,来實現个人的理想和社会的價值目標,如同打開了“潘朵拉魔盒”,其結果是有悖於改革開放的初衷,也缺乏国家戰略的前瞻性,更有失一个泱泱大国的風範。中華燦爛文明創造了許多奇跡,如:在宋代已經達到了人類文明的巔峰,中国人在歷史上幾乎沒有因為大自然的災害而遭受到毀滅,始終保持人口數量的優勢,这些都與其輝煌的哲學和醫學是分不開的。西方近代文明在瓦特蒸汽機發明以来誕生,有些讓中国人汗顏的是:自己沒產生近代科技、社会制度、經濟制度和法律制度,这成了“仁人志士”的心病和千方百計想拿来的“東西”。“忽如一夜淒風来”,全球經濟苦雨飄搖中,突然間醒悟到:那些“東西”恰恰是造成今天環境危機、社会危機、道德危機和金融危機的源頭,这会兒,真該千謝萬謝老祖宗的先見之明,讓中国躲過一劫,唯獨怕的是:自己不清楚、不明白、不知道該做什麼和不該做什麼,这一念之間,可謂上天堂、下地獄。如同海平面的一輪紅日,可看成是日薄西山,也可想像為東方欲曉。 上述贅言,就是想澄清中国的兩个發展目標:近期目標:如何解決心態問題;遠景目標:如何解決價值追求,歸根結底就是把追求快樂作為社会的終極幸福。这恐怕能解決中国目前最大的社会弊端:全民都為錢而瞎折騰,讓国家充滿着祥和、增強凝聚力和向心力,頗像佛教講的由“靜”到“定”,自然就能生“慧”,有了这種“慧”,就可以去創造新的思想、哲學、宗教、藝術,包括發展形而下的技術、技能等等,自然,国家就變得有創造力、可持續發展力,民族就變得可愛、可敬和可佩,中国人就變得个个“成佛”了! 近年来,世界上普遍認為不丹是一个最快樂、最令人嚮往的国家,而中国幾千年文明所詮釋的正是这些。人類有兩个古老的民族:中国人和猶太人,都把孝道視為立人之根本,那麼中国人今天有什麼理由不把自己古老智慧傳承下来、去承擔對人類和歷史的責任? 某種程度上说,这次金融危機,正是中国的十字路口。

射手座
爬虫
重庆房产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