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第516章

2020-01-29 03:06: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516章

陈兴笑了笑,没有急着说什么,对常胜军道,“胜军,你还没跟万正同志说一下详细情况。”

常胜军点了点头,刚刚只是让张万正先听了录音,张万正听完就急着发问,他也没再插嘴,这会陈兴吩咐,常胜军便将这一个月来私下调查掌握的情况详细跟张万正说了一遍。

陈兴也在一旁认真听着,之前还没让常胜军单独汇报过,这会其实也是他第一次听更详细的情况。

“那女的是办公室主任梁婧?”张万正听到常胜军说出录音中的女子是谁时,忍不住就插口问道,眼里难掩惊讶。

“万正书记别急,听我详细说完。”常胜军笑道。

张万正点着头,这次安着听常胜军全部讲完没再插话,刚刚的话一问出口,张万正就觉得自己没必要大惊小怪,一个三十多岁的办公室主任,这个年纪能爬到办主任的位置上,没有领导的特别赏识几乎是不可能,就算是个人能力出众,在官场这依然要讲究资历的地方,没有背景也不可能,或许有个别例子,但也较少。

办主任算是领导的管家,能坐在这个位置上,领导信任是少不了的,梁婧才三十多岁,如今就是实职正处了,以她的年纪,在这个级别算是再年轻不过了,人又漂亮,如果是靠非常规方法得到提拔,和张立行有那种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也就不奇怪了。

只不过等张万正听完常胜军所讲后,从一开始的惊讶到最后慢慢的摇起头,对那混乱的男女关系而感到荒唐,此刻更明白了陈兴让他查秦鹏这个人的缘故。

“我还奇怪陈书记您怎么会关注起一个区地税局的小干部来,没想到是这个原因。”张万正恍然道。

“秦鹏看似微不足道,却是关键的一个人。”陈兴沉声道,“这个案子不小,可以先从秦鹏身上下手。”

“哦?”张万正挑了挑眉头,琢磨着陈兴话里的意思,旋即明白了陈兴的用意,陈兴并不想现在就直接针对张立行。

皱眉沉思着,张万正疑虑道,“若是只查秦鹏的话,是不是会打草惊蛇?案子是不是直接向葛书记汇报,由省纪委介入?”

“省纪委直接来查秦鹏这么一个小干部,才真的是打草惊蛇。”陈兴摇了摇头,指了指桌上的,“里的录音,目前只不过是我们自个判断是真实的,暂时还没其他证据来证明,所以只能从秦鹏身上先着手,至于查秦鹏会不会惊动张立行,万正同志,刚才听了胜军同志讲了这三人的关系,我想顶多就是梁婧会察觉到是什么事,但她估计没胆子去跟张立行说什么。”

“也是。”张万正若有所思的点头,光顾着想着这个案子干系重大,涉及到了张立行这样的市领导,张万正却是忽略了这段录音的真实可靠性。

“万正同志,我打算在市里召开一个反腐动员大会,一来确实是为了新形势下打击**工作的需要,二来,可以为你查秦鹏这事打掩护。”陈兴笑道。

“这倒是一个好办法。”张万正一听陈兴的话,眼睛一亮,笑着点头,陈兴此举可以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市纪委再配合陈兴的指示,重拳出击多查几个**案件,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查秦鹏,也只会让人以为秦鹏只是众多**案件中的一个,不至于让人联想到其它,顶多也就是梁婧会有所警觉,但刚刚常胜军所描述的这三人的关系,梁婧就算是警惕到什么,也不敢跟张立行说。

几人说着,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高跟鞋踩地的声音格外明显,陈兴听到了何丽的说话声,仔细辨别,另外一个人不出意外就是李兰华了,陈兴不由得转头对常胜军和张万正笑道,“我这有客人来了,万正同志,秦鹏的事就交给你,有什么需要胜军同志协助的,你就直接跟他说。”

“好,我会和胜军同志商量的。”张万正看了常胜军一眼,点了点头。

门口,何丽和李兰华已经站在门边,轻敲着门,正朝里头望着,见客厅里有客人,并没有直接进来,陈兴笑着起身,“两位请进。”

“陈书记,那我们就先走了。”张万正和常胜军也站了起来。

“好。”陈兴微微点头。

将张万正两人送走,陈兴转头看着何丽和李兰华,笑道,“李总和何小姐要过来,怎么也没事先打个。”

“我和李姐晚上出来走走,知道您住这里,这不,进来看下,不会打扰陈书记吧?”何丽笑着瞟了陈兴一眼,她和李兰华就直接下榻在市委招待所,刚才吃饭听到陈兴就住招待所里面,李兰华回屋后呆了一会就提议出来走走,何丽也没反对,她猜测着李兰华应该是还有其他话想单独同陈兴谈谈,晚上的饭局,毕竟还有市里的其他干部在。

“大晚上的时间,有什么好打扰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陈兴笑着摇头,“两位请坐。”

“陈书记您就自己一人住这里,没有个下人?”何丽打量着小别墅,见只有陈兴一人,奇怪的问道。

“何小姐,你把我们干部想象成什么了,然道你认为当官的连私生活都要有下人伺候不成。”陈兴笑道,给两人倒了一杯水。

“那倒不是,不过我听说干部到了一定级别,不是都会由后勤部门统一安排家政人员吗?”何丽笑着问了一句。

“那也得看有没有需要不是。”陈兴微微一笑,“我在这望山就孤身一人,是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类型,可不需要什么家政人员。”

“陈书记您还真风趣。”李兰华笑着看了看陈兴,目光从何丽脸上掠过,她不知道陈兴的随和态度是因为何丽,还是陈兴本就如此,通过何丽引见陈兴,李兰华在这两次的会面过程,并没感觉到何丽和陈兴有什么异样,不过两人要是有意掩饰,她一个外人也不容易看出什么,但这些都跟她没太大关系。

收拾了下心情,李兰华惦记着的是自己公司的事,半开玩笑的说道,“陈书记,我们公司如果真迁到望山,不知道陈书记有没有什么额外支持。”

“李总要什么额外支持?”陈兴看了对方一眼,脸上虽然还挂着笑容,但谈及正事,陈兴已然郑重了许多。

“那些税费减免和土地上的优惠政策就不用说了,我可是盼着陈书记能再给予额外的支持呢。”李兰华笑着打着哈哈,不着痕迹的又将问题推回给陈兴。

“企业和的关系就像是鱼和水的关系,鱼离不开水,水中也少不了鱼,我们对企业的发展一向都是倾力支持,李总的企业搬到望山来完全不用担心别的,一定能得到最好的待遇。”陈兴笑道,不动声色的看了看李兰华,李兰华似乎要表达什么又有所保留,陈兴无从猜测,也只能表明自己的真诚态度。

“陈书记这个比喻好,企业同的关系就是鱼和水的关系,如果水好,那鱼也好,如果水受到污染,那鱼也会慢慢死掉,又或者逃离那一片受污染的水域。”李兰华深有感触的说着,陈兴这话可算是一针见血,她的企业,在南州可不正是受到了部门的刁难吗。

陈兴有些诧异的看了李兰华一眼,从李兰华话里感受到了什么,陈兴笑道,“别的我也不多说,我还是那句话,欢迎李总到望山来投资,除了享受最优惠的投资政策,我们更是会为企业创造最好的发展环境,李总完全不用担心。”

“就怕我如果打算将工厂搬到望山的话,区里不愿意放行。”李兰华笑道。

“这点李总可以放心,如果真有那种情况,南州那边,我去帮李总协调。”陈兴毫不犹豫的说着,这年头,招商引资竞争激烈,像李兰华的电子厂虽然不是属于规模很大的,但对亟待发展的望山来说,任何的外来投资都值得争取,蚊子腿也是肉,没有往外推的道理,更何况他对李兰华公司的了解,李兰华的电子厂也是年产值好几千万的企业。

李兰华看着陈兴,陈兴已经表现得很有诚意,除非她直接开口再挑明说自个需要什么条件,否则这会还真没法再说什么。

沉默着,李兰华其实还没下最后的决心,望山有望山的好处,将企业搬过来,每年的用工成本就能节省一大笔钱,这对于她这种需要大量劳动力的代工电子厂来说,光劳动力成本就能省下很大的一笔支出,这是李兰华所看重和心动的,再加上望山市正在大力招商引资,给的都是最大的优惠政策,李兰华在这个上面已经没什么可挑剔。

看了陈兴一眼,李兰华思虑着,她其实更看重陈兴这样的官场人脉,做了这么多年的企业,李兰华深知官场资源的重要性,企业家想要一门心思干企业不闻政事是不可能的,逢年过节免不得要亲自去拜访各路神仙,李兰华对此实是有些厌烦的。

……

十二月初,筹备多日的望山市经济工作会议如期召开,会议在市礼堂举行,市四套班子领导出席会议,会议由市长李开山主持。

市礼堂人头攒动,参加会议的各区县(市)干部和市直机关部门负责人大都到场,陈兴等市里的主要领导最后步入会议室,除了军分区政委洪正杰和向陈兴请了个假的张万正平没来外,其余常委悉数到场。

张万正最近正在抽调精干办案人员开始为接下来的反腐工作做准备,现在是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他要召开反腐动员大会的时机也已经成熟,张万正手头掌握的几个案子随时可以启动,到时候调查秦鹏也不会再引人注目,可以说,现在做的一切准备工作其实只是在为打老虎做准备,从外围入手,慢慢收。

今天的会议,除了贯彻和学习中央、省里有关今年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亦是要结合望山市实际,研究讨论下一步发展思路和明年经济发展目标。

众人依次入座,随着市里领导进来,礼堂里也变得安静,陈兴眼睛巡视着全场,不动声色的转头看了李开山一眼。

李开山做着开场讲话,陈兴目光不时从李开山脸上扫过,李开山这人,让他看不透,两人目前也仅保持着工作上的接触,私底下并没交集。

“刚刚落幕的中央、省经济工作会议已经表明,明年的宏观形势依然严峻,区域竞争更趋激烈,我们望山市作为全省唯一一个农民人均年收入还没破五千的地市,摆在我们面前的工作任务更加突出和紧迫。”李开山缓缓开口说着,神色凝重,他不像张立行等人,他坐在这个位置上,是真的想干点事情出来,这是他最后一届市长,如果能顺利干完的话,干完这一届,他也得退居二线了,如果不能顺利干完,那就是只有一个情况,李开山眼里闪过一丝寒光,他没有看侧边的张立行,没干完的情况只有一个,那就是和张立行一伙玉石俱焚。

“今年全市前三季度的gp增长,依然排在全市倒数第一名,不出意外,等年度结束,倒数第一的帽子又是落在我们望山头上,这顶帽子,我们已经戴了十多年了,一年复一年,还是戴着,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是什么想法,但我本人,无地自容,深感羞愧,对不起全市四百万人民,也对不起这一身公职。”李开山嚷声道,嘹亮的声音在这礼堂里回荡着,掷地有声,亦让人心头沉重。

陈兴神色微动,侧头看了李开山一眼,眼里有些诧异,李开山这个开场白,倒是让他惊讶了,刚刚还在审视着李开山,陈兴此刻是愈发看不透了。

礼堂里的气氛有些沉重,李开山这一番话一下子把气氛渲染了起来,底下的干部,或许大都知道李开山这个市长的威望还不如张立行,但真正敢当面抵触李开山的其实也没几个,不是人人都达到张立行那个位置并且有那个胆量,就好比杨宏超,他是市局局长,又是张立行这个圈子里的人,知道李开山是什么把柄被他们捏住,但他也就私下里敢对李开山表现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当着李开山的面的话,杨宏超却是没那胆子。

气氛静寂了片刻,张立行眼神从李开山脸上飘过时,嘴角抽动了一下,他对李开山的话没半点共鸣,这会更是在心里嗤之以鼻,不知道李开山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这一辈子为了头上这一顶官帽子不知道付出了多少,没少装孙子,没少巴结谄媚拍马屁,好不容易爬到现在的位置,手中有权了,然道不为自己打算,不为家人谋点福利,还真当一名为老百姓做牛做马的公仆不成?张立行撇了撇嘴。

“今年第四季度的开端,我们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招商引资取得的成绩大大超出了往年同期,这是在陈书记的带领下取得的好成绩,也为我们的开局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基础,在此,我觉得我们应该把掌声送给陈书记。”李开山话锋一转,突然道。

陈兴有些发愣,李开山这话头转得够快,等到掌声震耳时,陈兴才回过神来,深深的看了李开山一眼,陈兴目光玩味。

伸出手往下压着,示意着众人安静下来,陈兴接过李开山的话头,笑道,“开山同志,我先插个话,不介意吧。”

“陈书记请讲。”李开山笑着点头。

“刚才开山同志说今年第四季度的开端不错,招商引资的成绩也大大超出往年同期,在此我想说的是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应该说是所有人一起努力的结果,更是市招商局众多工作人员齐心协力,不辞辛苦的工作成绩,应该特别要表扬的是招商局的同志才是。”陈兴微微一笑,看着台下众人,搜寻着招商局局长徐丽珠的身影,笑道,“徐丽珠同志在哪?站起来一下,刚刚李市长在夸招商引资的成绩好,在此我要申明,给你们招商局记首功,你回去传达给你们局里的人,就说市里给你们记着功劳,回头一定给你们办一个庆功宴。”

徐丽珠神色有些激动,她没想到陈兴会在这样一个场合点名表扬招商局,尽管不是表扬她个人,但作为招商局局长,又是市里比较少有的女性一把手,徐丽珠此刻觉得大为有面子,脸上容光焕发,表扬的话出自陈兴这个市委书记之口,在徐丽珠看来,更是远比李开山的话分量重。

“好,我的话暂时说完,开山同志,你接着讲。”陈兴笑着朝李开山点了点头,将话筒移开,今天的会议由李开山主持,陈兴并不急着讲话,等李开山讲完,他再做发言不迟。

就在陈兴讲话时,张立行同样在心里骂娘,眼睛往李开山脸上瞅着,张立行在心里大骂着操蛋,刚刚还大义凛然的说什么无地自容,深感羞愧,丫的一回头就拍起了陈兴的马屁,尼玛,有本事你就真的清高。

“陈书记说得没错,招商局的同志这段时间确实辛苦了,值得表扬,丽珠同志,刚刚陈书记的话已经说出去了,要给你们办庆功宴,那这顿饭你可得记着,不只是你一个人吃,还有你们招商局的全体人员,所以你可得记得代他们向陈书记讨这顿饭,别让饭给溜了。”李开山笑了起来。

李开山的话出来,偌大的礼堂也响起了一片笑声,气氛轻松了许多,徐丽珠今天可算是意外风光了一下,脸上满是不尽的笑容。

……

丰山区地税分局,秦鹏开着车从外头回到单位,叼着烟从车上下来,秦鹏一脸木然,眼眶的黑眼圈更是再明显不过,这段时间经常失眠的他,睡眠质量糟糕透顶,脾气更是变得暴躁不已。

摸了下怀里,刚才出去查一个小企业的偷税问题,对方老板塞了一个大红包进他怀里,秦鹏也就象征性的让人的查了一下就带人走了,大企业不是他这个小科长能碰的,但那些小工厂,他第一个地税局的科长可就能去打打秋风了,被那的录音折磨得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秦鹏这阵子也是破罐子破摔,恨不得每天都去搜刮点钱财,在他看来,如今也就钱财能让他有安全感了,常胜军拿着那,这么久也没见有动静,秦鹏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这颗定时炸弹时时让他恐惧着,秦鹏甚至幻想着能够捞一笔钱财,然后直接就跑路,免得整天担惊受怕。

没走几步,眼前就被人拦住,秦鹏正低着头抽烟,抬头看了一眼,见是两个陌生面孔,不是局里的人,秦鹏登时就斥了一句,“没长眼睛吗,挡着路干嘛。”

“市纪委,你是秦鹏吧,跟我们走一趟。”其中一人出示着证件给秦鹏看了一下,眼里有些戏谑。

‘吧嗒’一下,烟头从嘴里直接掉到地上,秦鹏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纪委并没有专门的工作制服,但证件是假不了的,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秦鹏在这一瞬间突然萌生出了转身逃跑的想法,只是当他看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出现两人时,秦鹏脸色苍白,面无血色的他,嘴唇哆嗦着,眼前一黑,抬头看着这阳光明媚的天气,此刻在秦鹏眼里,整个天仿佛都塌了下来,一阵天昏地暗。

北京市健宫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浙江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云南看男科去哪个医院
贵阳看白驳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