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终末之龙 第六百六十一章 各自的圣所(上)

2019-10-21 23:57: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六百六十一章 各自的圣所(上)

“圣者不在神殿。”

接待他们的年轻人十分恭敬地告诉他,“只要他回来,我会立刻告诉他您的来访……但恐怕我并不能确定他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他去了哪儿?洛克堡吗?”娜里亚问。

“恐怕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卡沃小姐。”年轻人的笑容不自觉地显出一点苦涩,“圣者大人并没有告诉我他的去向。”

看着他的神情,埃德怀疑斯科特很少告诉他自己会去哪里,什么时候会回来……他并没有得到斯科特的信任。

“……菲利呢?或者尼亚,他们也都不在吗?”

在得到同样否定的回答之后,娜里亚也没了主意。

“肖恩?弗雷切大人倒是在的。”年轻人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如果您想要见他的话……”

“……不用了!”埃德吓得差点跳起来,“请别打扰他的休息!”

他听说过肖恩在这里养伤……但“听说”是一回事,真正面对它又是另一回事。

他当然有无数个问题要问肖恩,甚至比要问斯科特的还要多……疑问,愤怒,关切――太多东西乱七八糟地塞在他的心里,但此时此刻,猛然间听到肖恩的名字,想起他严肃的面孔和锐利的蓝眼睛,他却本能地只想远远躲开。

他还以为自己多少成熟了那么一点点,但在肖恩面前……他大概永远无法摆脱从前那个紧张得浑身僵硬,因为担心得不到对方的肯定而惴惴不安的埃德?辛格尔――那个原本只是想成为一个牧师的年轻人。

哪怕他已经不再需要他的肯定。

“他……弗雷切大人……他还好吗?”他吞吞吐吐地问道。

“我想弗雷切大人已经完全康复了。”年轻人微笑着回答。

埃德点点头,礼貌而匆忙地告辞而去,既没有因为并不会“打扰弗雷切大人的休息”而决定见他,也没有问,既然已经恢复了健康,为什么水神的圣骑士团长还待在耐瑟斯的神殿里。

他甚至开始后悔试图简单地从斯科特那里得到大多数问题的答案。他相信斯科特,虽然无法认同他所做的某些事却也能够理解,但他应该知道的,斯科特或许拥有比他更强大的力量……却也陷在比他更深的漩涡之中。

.

回到城中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娜里亚再也没提要去上城区的辛格尔家。仿佛他们从一开始就决定要住在这个她跟艾伦待过半年的地方――这栋带着一个小院子的、式样简单的石砌房屋位于旧码头区的边缘,有些破旧但干净整洁,跟市场区和上城区都只隔着一两个街区和广场,交通便利却又足够安静……是个十分适合艾伦居住的好地方。

斯科特时常会有令人意外的体贴和细心。

准备开门的时候娜里亚犹豫了一下。回头问埃德:“天已经晚了……要找个地方解决晚餐吗?”

埃德有些惊讶。娜里亚总是更愿意自己动手,何况他们带的干粮并没有吃完。

娜里亚带他去的地方则更出乎他的意料――那是旧港口附近一间闹哄哄的小酒馆,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都不像是娜里亚会喜欢的风格……从它散发出的气味判断,也不像是藏着什么让娜里亚都会赞叹的美食。

与卡尔纳克那样淳朴的村庄里热闹却亲切的酒馆不同。鹦鹉螺号的“热闹”是纯粹的混乱。埃德花了一会儿才能适应酒馆里过于浓郁的气息――他觉得没人能说得清那里面到底混合了多少种奇怪的气味,闻起来比他去过的大大小小任何一个酒馆都要令人难忘。而在他们找到半张空桌之前,不得不跨过一个不知为什么躺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小个子男人……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他和另一个不停地紧紧拥抱每一个人的醉鬼,被显然也喝得不少的店员大声咒骂着,一前一后地扔了出去。

而所有这些,似乎都完全没人在意……他们大概已经司空见惯。

娜里亚拉着埃德在挤成一团的桌椅间钻来钻去,最后问也不问地在一个神情凶狠,冷着一张脸独自喝酒,手长腿长,却瘦得像根干柴的男人身边坐了下来……而埃德觉得

。在塞得满满的酒馆里,就只有这个人独占了一张桌子,绝对是有理由的。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礼貌地开口询问:“请问,我们可以坐在这里吗?”

那瘦得似乎只剩骨架的男人终于转头懒懒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娜里亚,像是这才发现有人坐在了他身边。

“你男人?”他突兀而无礼地问娜里亚。

娜里亚恼怒地挑眉:“……才不是呢!在你们这些家伙眼里,所有跟我一起吃个晚餐的男人都只能是‘我的男人’吗?我们就不能是朋友……或者姐弟吗?!”

男人嗤地一笑,不屑地挥挥手,扭过头去。再也没说什么。

娜里亚瞪着他生了一会儿闷气,又摇摇头,迅速地消了气。

“这是里格利,这里的老板……艾伦的朋友。你不用理他。”她告诉埃德。“他是个讨厌的家伙,连菲利都跟他打过一架,发誓再也不会来这里……总之,不用理他。”

埃德点点头――他已经看出来他们交情不错,但还是觉得有点混乱……所以,这个不太能看得出年纪的男人是艾伦的朋友。但跟菲利不合,看起来脾气相当不好,却能够接受她一个招呼也不打地就坐到他身边,当着她的面声称他是个‘讨厌的家伙’也毫不在意……

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他应该高兴娜里亚能交到更多的朋友,但在这一切发生时,他并不在她身边,她也没有告诉过他什么……那让他不自觉地有些失落。

娜里亚并没有点菜,但很快就有人把两个破旧的木盘扔在了他们面前,脏兮兮的餐盘里堆着几坨从颜色和形状都完全无法分辨出到底是什么的食物。

“这是这里唯一可以入口的东西。”娜里亚笑着扔给埃德一个木勺,“差不多就是把任何他们手边能抓到的食材都剁碎了扔进锅里,加进一大勺肉酱,煮到变成泥――因为煮得够久,至少吃下去不用担心会泻到腿软。”

埃德小心地戳了戳了他的晚餐,忍不住对此深表怀疑。

.(未完待续。)

PS:买到了一套好便宜的凡尔纳因此忍不住要致敬一下……啊!我爱尼摩船长!

鹤岗治疗阴道炎费用

齐齐哈尔妇科医院哪家好

永州妇科

鹤岗治疗阴道炎医院

齐齐哈尔好的妇科医院

吃宫颈糜烂的药有哪些

赤白带下用碧凯保妇康栓怎么样

对宫颈糜烂最有效的药物

宫颈糜烂的症状和危害

急性腹泻种类和原因

治疗急性腹泻的药物

治疗急性腹泻药物

家庭常备药有哪些

老人偏瘫怎么食疗

脑出血后偏瘫怎么治疗

脑梗死导致偏瘫严重吗

偏瘫病人烦躁不安如何心理护理

老年人骨关节炎的原因

老年人骨关节炎如何治疗

免疫力需要补充哪种维生素

怎样预防骨关节炎

冠心病中医药方

心绞痛发作的首要护理措施

女性冠心病的症状

轻微冠心病的症状吃什么药

鲁南欣康啥时服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