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十八岁请给我一个姑娘

2020-01-16 10:26: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晚上八点时分,城市广场左侧。     一家地下演艺吧的门口,一群衣衫单薄的艳妆少女边舞边唱,招徕顾客,周围围了一大群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一个主持人模样的中年男人走出来喊:“演出就要开始了,在这儿看一晚上也看不到一根毛,快买票进去看吧!”,有几个老成一些的讪讪笑着走了开去。     里面装修的极为简陋,从舞台到灯光再到座位,都破旧不堪,倒像是个废弃的车间。我挑了个比较隐蔽的角落悄悄坐了下来。     演出在九点准时开始,先是刚才那几个少女一阵热舞,也不知道跳的是什么,我唯一的感觉就是穿的极少,臀部扭得极为夸张,裸露的皮肤在暧昧流转的灯光下显得格外雪白。前排中间坐了个老头子,戴着一个大礼帽,遮住了半个脸庞,有一个女郎舞得兴起,跳上了他的桌子,正对着他骚首弄姿,老头子吓了一跳,向后躲了开去,旁边几个人的眼睛立刻盯了上去,眼神里充满了最原始的欲望。     然后一个头扎着马尾巴的青年男子出场,口称大哥大姐,一上舞台就鞠躬下跪,力图博得掌声,不料掌声稀稀拉拉,他死皮赖脸地长跪不起,观众不好意思,只好开始用力的鼓掌。他才站起来开始唱歌,他的声音穿云裂石,一点不比我之前在所有电视上见过的歌手逊色。唱到中途的时候他脱掉了衣服,露出一身的健美肌肤,然后开始在舞台上翻跟头,做一些杂耍的动作,这一下博得了全场观众的轰然叫好。等到他唱完的时候,我看到他的脸上全是汗水,看起来着实用力不少。     之后又演小品,演员全是刚才出场的几个,他们演得题材无非是婆媳母子以及体现城乡之间隔阂之类的一些老套题材,居然也演得有模有样,最后煽情音乐响起的时候,有很多的观众开始都开始揉眼睛了。     之后又是跳舞,跳完了又是唱歌,每个演员上场的最主要工作似乎就是乞讨掌声。再后来是一曲艳舞, 的舞姿很是诱惑,再配上一些暧昧的呻吟声,把很多观众的胃口吊起了不少,这似乎就是最后的压轴节目了。     我在台下一直静静地坐着看演出,也看台下观众的反应。其实要让我评价,这些演员的实力都很强,而且每个人都身兼数职,又跳舞又唱歌,还演小品,还兼当主持,很少有哪个演员只做一样工作的。他们的演出全是本色演出,很卖力气,没有假唱,台下的观众也全是自己买票进来的,没有专门雇人来鼓掌和呐喊的,正如那个主持人所说,这些观众真正是他们的上帝,如果观众不看演出,他们就没钱吃饭穿衣了。     我知道这些演艺团一年四季都是在外面漂泊流浪,各地演出的,有一点川端康成的《伊豆 》里那些江湖艺人的感觉。我记起有个唱歌极好的同学在高二的时候神秘失踪,之后再没见过他,前几年跟一个同学聊天,据说在哪个酒吧里见过他,还做过一些简短的交谈,似乎就是这样随一个演艺团四处演出的,不过这几年是再无音信了,不知道又跑哪儿去了。     像他们这样的工作或许在外人看来很辛苦,可是他们自己的想法呢?他们在台上认真地演绎着小人物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他们的内心一定是很丰富。我忽然很想跟他们交谈一下,听听他们的说法,或许谈的深入了,我还可以寻找个题材,来描述一下这些人的真实的生存状态。可惜他们的时间是很宝贵的,演出结束的时候,我正准备上前,却看到他们已经开始收拾行头了,分明是要赶下一个场子。我有点遗憾地走了出来。     等我出来的时候,观众差不多已经散尽,街道寂静而空旷,月光亮亮的竟然有些耀眼,把我的影子拉成了一根长长瘦瘦的竹竿模样,我一个人走在街道上,耳膜里什么声响也没有,静静地,不想任何事情,也不想回到住处。     不远处一个喝醉的汉子站在路边大摇大摆地撒尿,也没有警察过来罚款,看到我的时候,一边把那物事往裤裆里塞,一边望着我咧嘴笑,我也笑一笑。他慢慢地拉上拉链,摇摇晃晃地走远了。     我听到他嘴里含含糊糊地哼着一句歌:就像你十八岁的时候,给你一个姑娘。


北京前海医院具体地址
北京德胜门心脑血管医院
九江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东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汕头看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