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九龙神鼎 第1571章 孽女之血

2020-01-16 16:38: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龙神鼎 第1571章 孽女之血

苏羽怀中的仿制灭世盘,毫无征兆发动,迸发万道白光,将苏羽和孽女封锁其中。

灭世盘,还能化身牢笼形态?

还有,灭世皇者何时能够操纵苏羽的法宝?

猛然间,苏羽记起玄晶山脉前,灭世皇者亲手演示灭世盘的威力。

想必是那时,他在仿制灭世盘上动了手脚。

关键时刻,可以出其不意灭杀苏羽,或者如眼前这般,将其困住。

“呵呵,本皇只教过你灭世盘第一形态,没有教过你第二形态吧?”灭世皇者眸中透着深邃之芒。

毫无疑问,牢笼就是灭世盘第二形态。

在其操控下,牢笼迅速飞向灭世皇者。

逆魔嘴角勾起一丝戏虐之色:“呵呵,真不巧,本魔觉得,他也会听我的话!”

苏羽背后,冷不丁浮现一尊千万丈之高的神邸法相,近乎实体。

那,正是逆天皇者的神邸法相!

灭世皇者脸色微沉:“差点忘了,你曾附身过逆天皇者,可以操控他一半的意识!”

逆天皇者的神邸法相,忽然不受控制,自行轰击牢笼。

洪荒伟力撞击下,牢笼震动,虽未遭致破坏,但停止了飞掠向灭世皇者。

逆魔则趁机飞过去,一把夺走牢笼。

“孽畜敢尔!”灭世皇者大喝,飞掠过去抢夺。

逆魔哈哈一笑:“晚了!本魔这步后手,留了太久,总算派上用场!”

大笑中,他舔了舔嘴唇,深深凝望孽女,眸子深处无不透着贪婪与激动,连声音都抑制不住颤抖起来:“天道殿孽女,久仰大名!我逆魔诞生至今,还从未尝试过附身于一位道主身上,呵呵,多年夙愿,今日终能得偿所愿!”

“给本皇住手!”灭世皇者怒吼,仿佛知道逆魔要干什么。

可惜为时已晚,逆魔探出两根黑影,缠绕住孽女。

灭世皇者目眦欲裂:“你找死!”

他生前筹划无数年,不惜背弃另外八皇和苍生,只为得到孽女的道火。

可到头来,竟为逆魔做嫁衣!

“灭世神眸!”灭世皇者双眸陡圆,弥漫一层灰色眸光。

射在逆魔身上,将其凝结成石状,生机俱灭。

此乃灭世皇者最强神术,也称石化神眸。

任何生灵,只要与其对视,都会被石化毁灭,可怖非常。

即便逆魔,也不曾例外。

“哼!”灭世皇者轻蔑笑了笑,正欲抢夺牢笼,咔擦一声,石化的逆魔体内,逆意暴涨,瞬间冲垮石化术。

“哈哈哈!灭世皇者!你奈何不了本魔,我已占据孽女之躯!”逆魔仰天大笑,但见其双脚缠绕在孽女双腿,身影迅速向孽女掠去。

灭世皇者怒吼,可无济于事,眼睁睁看着,自己昔年无数的心血,成就逆魔。

“让我看一看,孽女道主的身躯,有多么强大!”逆魔激动大笑。

但,下一刻,逆魔忽而一声凄厉惨叫,整个漆黑身躯,不断冒出青黄色的烟灰:“啊!你的意识你,你被封印!!”

逆魔形如触电,整个身影全部倒退,重回永夜求魔之躯。

可尚在空中,逆魔漆黑身影,骤然间冻结,连同周围的时空一起,被冰封永远。

始料未及的异变,令灭世皇者明显愣住,脸上愤恨表情,以愕然取代。

当他看向孽女时,注意到她眉心处,浑身巨震,倒吸凉气道:“你你脱离封印了?”

或许是恐惧,牙齿打颤,口齿不清。

他面如死灰,想也不想转身就逃!

但,刚逃出数步,从脚底开始,一层寒冰覆盖,向上身蔓延,直至整个身躯冻结,只露出面部。

“难得重逢,为何着急离开?”孽女道,语波不惊,美如仙乐。

灭世皇者紧咬牙关,恐惧与绝望之色弥漫。

“告诉我,当年是谁指点你的?”孽女素手一抬,牢笼自行退回仿制灭世盘形态,将其握在掌中,轻盈把玩。

灭世皇者沉声道:“我听不懂!”

孽女雪眸望向她,纤尘不染的白衣,轻轻飘然:“不懂没关系,你记得就行!”

她没有任何动作,灭世皇者面部亦被寒冰覆盖。

接着,咔擦闷响,灭世皇者所化冰雕,震碎为无数晶莹闪烁的冰晶。

她玉手一抓,一片冰晶落入掌心,融化为水渍。

水渍之内,弥漫模糊影像。

一位背有白色羽毛,双瞳蓝色,高贵出尘的俊美男子,正指点灭世皇者。

蓦然间,白羽俊美男子似有感应般,手掌拂过画面,影像就模糊不清。

孽女看罢,伫立良久,发出只有苏羽能听到的呢喃:“逍遥天子,果然是你算计我。”

可惜,此刻的苏羽,震惊于灭世皇者的陨灭,并未沉思逍遥天子四字的意义。

一念间,星河霸主级别的灭世皇者转世,就死得不能再死!

还有逆魔,分明已经缠绕了孽女之身,可孽女毫不受影响。

她到底有多强?

暗中握了握时光门,苏羽徐徐松手。

不行,绝不能发动时光门。

以他们之间悬殊的差距,时光门尚未催动,孽女便已发现。

当初的前提是,孽女处于封印状态。

可如今,孽女解开封印,绝不可贸然行动,否则前功尽弃不说,还连累云崖子。

蓦然间,孽女将淡淡眸光投向苏羽:“你身上,有杀气。”

苏羽一凛,立刻敛去心中杀意。

孽女盯了苏羽一阵,扬起玉指,远处的逆魔,便步了灭世皇者的后尘,化为冰晶碎片。

苏羽浑身汗毛倒竖,一股危险警兆,在心头深处大作。

孽女,想杀他!

说时迟那时快!苏羽不假思索取出一把钱币。

古铜,银色,金色俱全,朝孽女投掷。

孽女眼眸仍然平淡如云,可话中杀机已现:“我改变主意,想杀第三人,不知何故,你总给我一种不安之感。”

砰砰

苏羽仿佛能听到心脏剧烈骤跳的声音,心头危机警兆浓郁到极点。

下一刻,他就如灭世皇者和逆魔一样,从天地间被抹除。

但,苏羽扔出的一把钱币,散发奇妙的光晕,里外三层,将孽女笼罩在内。

孽女眉心,一枚水晶色的钱币刻印,若隐若现。

那毁灭身亡的恐惧感,立刻弱化。

苏羽心头大凛,浑身冷汗涔涔。

他猜对了,石雕胸口内部的钱币,果然另有乾坤!

它们是封印孽女的第二道保证!

当看到孽女眉心出现的水晶色钱币时,苏羽就心有所思。

现在看来,搜集钱币是何等明智?

孽女略感意外,但,仅仅是略微。

“思维敏捷,不错。”孽女轻轻颔首,扬起的玉指一挥,古铜色钱币的光辉灭掉。

再挥,银白色光辉灭掉。

唯独金色光辉,连续点了三次,才将其灭掉。

但,三重光辉刚灭,苏羽手中又甩出三枚颜色各异的钱币,再度将其封印。

孽女面无表情,只是点灭光辉。

苏羽不再犹豫,立刻召唤出时光门。

时光门开启,一股浩荡如海的时空气息,扑面而来。

仿佛此门之内,是连接亿万年时空逆流的入口。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行!”一声铿锵有力,贯穿亿万岁月的朗朗正气,自时空逆流中荡然而来。

神域大地,迷失国度,诸多生灵腰间长剑,纷纷脱离主人,面向时光门方向。

剑尖朝上,剑柄朝下,如若拱卫剑中之皇。

苏羽身上的修罗剑,九柄天竺银竹剑,亦不受控制,面向时光门。

那姿态,如若朝觐!

朝觐他们的皇!

此时,汹涌如大荒而来的剑气,破开时空逆流,抵达了亿万年的彼岸。

一袭黑色长袍,通体魔气滔天的老者,背负一柄木剑,踏出石门。

他容颜苍老,可双目如电,含着看穿岁月沧桑的深邃。

“魔剑兄!”苏羽震撼于他出场时,天下名剑的反应。

魔剑无涯颔首,目光始终注视孽女,眼内含着凌厉剑气,隐约可见,其双眼瞳孔,亦化作剑形。

“孽女!”魔剑无涯盯视她,道:“终于见到你了!”

孽女略带讶色,打量他一眼,云淡风轻道:“承载亿万年的时光,以灰飞烟灭为代价,只为见我一面?”

魔剑无涯颔首,反手拔下背后木剑,轻然道:“还要送你一剑!替先父,替灭亡于你掌中的亿万苍生冤魂!”

“九阳乾坤剑阵!”魔剑无涯木剑挥洒,带出十八重剑影。

剑影纷飞,上九柄化为乾坤剑阵,下九柄凝为九阳剑阵。

两阵合一,最后又化为一剑。

一式普通无华,如若初入武道的剑者,最普通不过的剑式。

然而,就是如此剑式,面庞始终淡漠的孽女,露出赞许之色:“剑术至简,臻至化境!论剑术之玄妙,你已超越昔年魔剑皇者,不错,不错!”

木剑点向孽女心口。

只听一声轻盈声响,孽女扬起手腕,以玉镯将此剑挡住。

“但,你犯了与你父亲一样的错误。”孽女摇摇头,轻描淡写指点道:“术,再玄妙,终究是术,而我,是道!所以,你永远伤不了我。”

轻轻一推,这一剑式化解得荡然无存。

一旁紧张关注的苏羽,内心失望,乃至无望。

一代天地皇者出手,竟还奈何不了被封印的孽女,取不出道主之血?

但正在此刻,那时空彼岸里,回荡一缕苍老轻笑:“道的确凌驾于术,但,术若极致,亦有道所不及。”

...

抚顺煤矿脑科医院
西安市按摩医院
治疗白癜风郴州哪家医院好
惠州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台州市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