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掌御万界 第一四五九章——蹼饕魔族

2019-12-04 14:55: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掌御万界 第一四五九章——蹼饕魔族

祁继看着突然出现的祁锋,当即装作一副惊慌的样子,手中一抖,顿时将那砚台碰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

祁继随即装作畏惧的样子,立刻跪在地上,不断地叩首说道:“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祁锋冷哼一声,不禁露出了虎狼之色,缓缓说道:“你这个小畜生,不要再装腔作势了。昨晚我就已经派人调查过了,整个清水城都被魔族踏平了,你和那个老东西怎么可能活得下来。就算躲过一劫,此地距离清水城千里之遥,就凭你们两个,如何在魔族阵营之中,一步步走到皇都的。你到底是什么人,给我说清楚!”

祁继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不过心中却是在想,“这家伙果然是狡猾奸诈,竟然真的是在试探我。好,既然如此,我就给你演一出戏看看。”

想到此处,祁继便开始往外挤眼泪,不过挤了半天,也没有挤出一滴眼泪来。祁继暗叹了一声,演技生疏了。随后,便以真力刺激双眼,这才流出了泪水,随后猛地抬头看向了祁锋,说道:“陛下,我没有骗你,我的确是费武。当日清水城被魔族洗劫,是狄爷爷带着我藏进了茅坑里,才躲过了一劫。这件事儿一直被狄爷爷侍卫奇耻大辱,所以才没敢与你说的。”

祁锋闻言,却是不住地冷笑,“好,我就算你躲在茅坑里,避开了魔族的追杀。可是这数千里地,你们又是怎么过来的。”

听到祁锋有此一问,祁继更是呼天抢地地痛哭道:“因为……因为狄爷爷出卖色相。我们逃出清水城之后,就遇见了蹼饕魔族的人。他们看中了狄爷爷,所以……”

祁锋闻言一愣,蹼饕魔族的嗜好,他也是有所耳闻,只是还是第一次遇见受害者而已。

而就在祁锋愣神的时候,祁继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心中忍不住地笑道:“老流氓,让你叫我废物,现在我看看谁更丢人。”

这时,祁锋回过神来,对祁继问道:“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我既然留你在这里,你为什么要偷看我的奏章,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祁继痛哭道:“陛下,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帮助魔族,魔族害得我家破人亡,逼得狄爷爷他……可你为什么还要帮助魔族?狄爷爷说你是八荒界内最好的人,为什么你要帮助那些害我们的人。我不明白,所以我想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祁锋将信将疑地看着祁继,沉默了半天才问道:“你说的这些,有什么证据?”

祁继缓缓摇头,说道:“我说的都是真话,陛下若是不相信,就杀了我和狄爷爷吧。就当我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也没有今日之事。你还可以继续心安理得地与魔族合作!”

祁锋听到这话,轻哼了一声,坐在了自己的龙椅上,过了半天才说道:“你起来吧。”

祁继却执拗地说道:“费武有罪,使得龙颜不悦,请陛下责罚。”

祁锋却说道:“我让你起来,你就给我起来,不起来就是抗旨。”

祁继听到这话,才缓缓地站起身来。

祁锋则是说道:“费武,你的心情我明白。不过现在与魔族合作,只是权宜之计。算了,你年纪还小,说了你也不会明白。这个给你,你拿去修炼吧。”说着,丢给祁继一块玉简。

祁继拿过玉简,随即说道:“谢主隆恩。”

祁锋点了点头,说道:“你以后要勤加苦练,日后我复辟大衍皇朝,还需要你这样忠心与我的年轻人。以后你每天午后过来,我会考校你的修炼进度。其他的时间,你就修炼功法,明白了吗?”

祁继点头说道:“费武明白。”

祁锋的脸色随即缓和了一点,想了想,问道:“那狄茂言真的被蹼饕魔族给……嗯,抓捕了?”

祁继脸色憋得胀红,深深地低下了头,说道:“狄爷爷是真的,不过他不想让人知道,也不准我与别人说。其实狄爷爷以前没有这么苍老的,只是在那之后,狄爷爷就突然老了很多。”

祁锋闻言,叹了口气,随即喊道:“来人啊。”

随即,一个小太监便走了进来,跪拜之后,说道:“奴才在。”

祁锋说道:“命人用上等的锦缎和棉花,做两个坐垫给狄茂言送去。”

“是!”那小太监应了一声,便立马离开了。

祁锋又看了一眼祁继,说道:“继续研墨吧。”

祁继想了想,收好了玉简,继续站在一旁,给祁锋研墨。而且这一次,祁继依旧时不时地偷看两眼,不过祁锋却没有多说什么。

就这样一直到了中午的时候,祁锋停下了笔,随即看向了祁继,问道:“费武,这些奏章你也偷看了一天了,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

祁继闻言,当即又跪在了地上,说道:“微臣知错,还请陛下原谅。”

祁锋却说道:“起来吧。我既然知道你在偷看,就没有要惩罚你的意思,只是想问问你的意见。当年你父亲费修德,可是我的好助手。若不是清水城作为与海之荒的联络中转站,是重中之重,我也不会派他过去的。我想你既然是修德的儿子,又有此志向,对于政事也必然有自己的理解。”

祁继连忙摇头说道:“费武才疏学浅,不敢妄自非议。”

祁锋手指一敲桌子,严肃地说道:“让你说你就说,哪有这么多婆婆妈妈的事情。”

祁继想了想说道:“既然陛下让我说,那费武可就冒犯了。”

祁锋点头说道:“说吧。”

祁继随即说道:“微臣也在这里看了一个上午,陛下所做的事情,其实与清水城的城主,没有什么区别。”

祁锋不禁一愣,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祁继不慌不忙地说道:“当年我也跟随父亲,见过几次清水城主,我也看见过他办公时候的样子。就是与陛下一样,为了一城的民生,而整日忙碌。也都是为了这些社稷民生,谁家的牛丢了,谁家的田地长势不好,这些都是要清水城主去管的。”

祁继这一番话说完,祁锋顿时脸色一沉,说道:“你是说我现在与区区一个城主毫无差别,甚至还有所不如了?”

祁继连忙说道:“微臣不敢。只是在蹼饕魔族那里,听到了一些不该听的话。”

祁锋脸色一沉,说道:“什么不该听的话?”

祁继摇头说道:“微臣不敢说。”

祁锋脸色阴沉,缓缓说道:“这里是朕的皇宫,你有什么不敢说的。”

祁继看了看祁锋,说道:“我若是说了,还请陛下先赦免微臣之罪。”

祁锋说道:“说,我恕你无罪。”

祁继随即说道:“蹼饕魔族的人说陛下你……你就是个饭桶!”

深圳市大鹏新区妇幼保健院
河东区妇幼保健计划生育综合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儿童医院
西安治疗癫痫病那家好
云南那家妇科医院好一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