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万世之皇 第二百九十八章 投怀送抱

2020-01-17 01:36: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世之皇 第二百九十八章 投怀送抱

这名女子长发披肩,身上香气袭人,隔着一条宽阔的过道,王岳都清晰可闻。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香味,但却很香,芬芳程度远远超越王岳闻到过的所有香料,有一种百花迎面而绽的感觉,比美酒更罪人,忍不住让王岳沉醉其中。

除此之外,这名女子身材更是异常丰满,该凸的凸,该翘的翘,丰满得夸张,如同一支完全绽放的花朵,只等他人采摘,让王岳忍不住想要摸一把。

此刻,这名女子正背对着王岳xiǎo口喝酒,xiǎo口吃肉,期间还会不时咂嘴,发出阵阵慵懒至极呻吟声,一举一动,都散发出无尽媚意,其他包厢的男子早就被她勾得魂都没了。

唯一让王岳感到遗憾的,便是这名女子并非正对王岳,而是背对王岳而坐。

故此,王岳无法看到这名女子的面容。

不过王岳心中隐有所感,隐约猜到,这名女子容貌必定绝美异常。

“説起来,我还真没喝过花酒,在女人的伺候下好好大吃大喝一顿呢!”王岳见此情景,心中陡时豪气陡生,随后想也不想,直接重重一拍桌子,将店xiǎo二叫了过来:

“店xiǎo二,给我上最好的酒,最香的肉,最丰盛的酒席,今晚xiǎo爷我要大吃一顿!”

闻讯而来的店xiǎo二当即一脸迟疑,上下打量着王岳异常年轻的脸庞:“可是这位客官,我们酒楼最好的酒菜可是很贵的,专门为修道者准备,一桌最起码也要千金!”

啪!——

然而王岳闻言,顿时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直接从怀中掏出一叠金票,看也不看,直接重重摔在身前的木桌上:“一万两金票,够不够?”

“一万两金票,够不够,够不够?!”王岳声音中气十足,话语在酒楼回荡,久久不息。

一时间,不仅站在王岳面前的店xiǎo二睁大双眼,就连其他包厢,以及在酒楼其它位置喝酒的客人都不约而同的转过身来,一个个用满是惊讶的目光好奇打量着王岳。

“够了够了,这些钱都足够吃上十顿了!少爷您稍等,xiǎo的这就为少爷准备上好的宵夜来!”

足足过了几息时间,站在王岳面前的店xiǎo二才回过神来,再不复先前的傲慢态度,第一时间低头躬身,如一条狗般对王岳摇尾乞怜了起来。

随后,这个店xiǎo二看王岳没有将桌上一叠金票收回的意思,赶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手去,将这些金票全部揣入怀中,一边谄笑着,一边倒退着走出王岳所在的包厢。

显然,王岳这顿饭吃的再豪华,也绝对值不上这个价钱,如果王岳所料不错,自己这叠厚厚的金票,十中有九会落入这名店xiǎo二的口袋中。

十万两金票绝非xiǎo数目,如果放在平日,王岳绝对要节俭过日,舍不得这么花。

可眼下,追了王岳一路的敌对世家弟子马上就要赶到,届时王势必会死在这些人手里。

既如此,王岳自然没有舍得或不舍得一説,反而为了避免敌对世家弟子瓜分自己的遗产,便宜自己的仇敌,王岳还要尽量快的将自己的所有全部散尽。

“哼,真是个不知人间疾苦的xiǎo少爷,花钱如流水!”

“那是人家的钱,你管这么多干嘛?不过看他出手阔绰,挥金如土的样子,如果我们上前向他讨要,説不定这位少爷当真会给我们diǎn金票呢!”

财不露白,不论在修真界还是凡俗世界,都是一条血淋淋的公理。

在王岳亮出自身财富后,酒店中当即便有人双眼放光的望了过来,更有人直接走上前来,以贫穷、疾病、困苦等理由,向王岳伸手要钱。

“拿去!——”对此,王岳一脸淡然,直接将怀中金票拿出,一摞摞的分给讨要之人。

轰!——

一时间,这间酒楼当真像炸了窝一般,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向王岳涌来,向其讨钱。

“都给你们了,拿去、拿去、拿去!——”

对此,王岳一脸不耐烦,直接将怀中的金票全部掏出,纷纷扬扬洒下,看都不看一眼。

反正马上,王岳的命就要没了,自然也不在乎这diǎn钱了。

“和命相比,这diǎn钱又算得了什么?”

王岳大口喝酒,放声大笑,虽然身边熙熙攘攘尽是人,可王岳依旧倍感孤独,心中空落落的,仿佛又回到了娘亲离世的那一刻。

“慢着,你们不许抢,这些钱都是我的!——”

然而便在这时,一道异常妩媚女声突然在包厢里响起,声音虽然不大,但

却异常清晰的响在在场的每一名武者耳边。

一时间,所有在包厢中抢钱之人都不由停下来了手上动作。

下一刻,在一股无形力量的影响下,包厢中满满的人群渐次分开,一个面容绝色,身材极度丰满的女子走了进来,虽然身着正装,但却掩盖不住她身上的一股妖娆气息。

“你是”

王岳有些疑惑的放下手中酒杯。在王岳的记忆中,他似乎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位女子。

如果见过,不説别的,单只这女子的火爆身材,就一定会给王岳留下深刻印象,更不用説她不输与任何女子的绝美面容,还有身上繁复装diǎn的华美服饰。

最重要的,这名女子身上,总是时时刻刻向外散发出一种浓郁得化解不开的奇异香味,这才进入包厢几息时间,异香便充斥了整个包厢,熏得王岳昏昏欲醉。

此人正是刚刚王岳一眼扫过,在相邻包厢背对王岳而坐的陌生女子。

不过当然,再华美的表象,也掩盖不了这名女子贪财的本质。

从这位女子双眼放光,不住看向桌上金票的一幕看来,她的目的应该与其他人一致,也是冲王岳身上的惊人财富而来,且看她自信满满的样子,似是想要独占王岳身上的财富。

故此,王岳在一旁抬头挺胸,正襟危坐,已然进入了看戏状态。

能在死前看一看人生百态,见识形形色色的人其实也不错。

“相公,我找你找得好苦!”然而下一刻,女子讲出的一句话,便将王岳镇住了。

“谁,谁是你相公,你可不要乱説!”

王岳闻言,当即两眼发黑,有种吐血的冲动,却是想不到这个陌生女子居然这么拼,为了独占自己身上的财富,居然甘愿名节受损,説她是自己的相好。

如果时间倒退几年,时值王岳单身,被这样一名妖艳女子赖上,他一定会一口应允下来,和她逢场作戏。

可现在,王岳已有张忆水,又命不久矣,人生马上就要结束,自然不会让自己的感情在最后时刻受污,故此王岳当即在第一时间摇头否认了起来。

“啊,相公,你在説什么,难道你不要我了么?”

“你难道忘了在落星城外,我们结伴看的落日,难道忘了在寒冷的黑夜,我们紧紧抱在一起,相依偎着取暖,你握着我的手,叫我xiǎo名的情景了么?”

陌生女子并未因王岳的否定而退缩,依旧无比坚定地走上前来,将她早已酝酿好的连篇鬼话抛了出来,整个酒楼霎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沉浸在女子编制的美好幻境里。

“我是中域某个世家的丫鬟,整日受人欺辱,吃不饱穿不暖,后来我们一见钟情,共入爱河,一起从中域私奔到西域,昔日种种,难道你全都忘了么?”

“是,我是笨了diǎn,丑了diǎn,可我为了你,也在努力学习织布,纺线,尽力成为一名合格的妻子,可你为何不给我一diǎn机会,拿了我的所有积蓄后,一声不响的私自离开?”

“你可知道,你随意挥霍的那些钱,可是我娘被世家老爷糟蹋的卖身钱呵!——”

説话间,陌生女子泪眼盈盈,分开人群越走越近,距离王岳只有几步之遥。

“你,你可别乱説,与我牵手的女子根本另有其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王岳见这位女子越走越近,拼命摆手,心中涌起一阵慌乱,比被世家弟子围剿时还要紧张。

毕竟,任王岳性格沉稳,度过了许多大风大浪,眼下陌生女子投怀送抱也是头一回,王岳一个血气方刚,正值青年的毛头xiǎo子,根本就挡不了这种架势。

“是,你不认识我!自从你拿了我娘的钱离开我,重新在落星城找了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后,你就再也不认识我了!相公,你,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下一刻,陌生女子更是放声大哭,梨花带雨,不禁让在场所有男人都心生怜惜。

“真是个***,放着这么漂亮的老婆不要去外面找别的女人,你是不是眼瞎了?”

“不止眼瞎,你还心黑!人家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跟着你千里迢迢从中域来到西域,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你怎么好意思拿了人家的钱就跑?真是个畜生!”

“哼,前面我看你随意挥洒金票就有鬼,现在露馅了不是,这些金票全都是人家的!还不赶紧把你从人家那里诓骗的金票拿出来全部还给她?敢少一张,要你狗命!”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四川省生殖医院电话多少
六一儿童医院在线挂号
保定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赣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厦门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