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云雾遮隐的角落

2019-09-13 04:45: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肖明君猴急猴急地爬到学校后背的山尖尖上,扫视着脚下一个个清脆而圆润的山峦。湿润的春风从山涧沟沟壑壑里游上来,像丝绸一样揉在肖明君的脸上,他感觉自己像一只从闷热的水里钻到水面上来透气的小鲤鱼,贪婪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氤氲在云雾中的学校里,传来学生调皮王的声音:
“武强哥哥,讨个老婆,可惜用不着!”
肖明君不是第一次听到这羞辱人的话了,这话让武强特难堪,忒没面子。武强想当一名让千万人羡慕得眼里泛红光的作家,就像新兵蛋子练习打靶一样认真,向市级报刊投了七七四十九篇作品后,幸运地发表了两篇。有一篇评论性的文章参加征文比赛得了二等奖咧。比赛揭晓通知上,武强的名字加上他工作的地址都写在上面,像是帮武强做名誉广告。一时间,全乡那些有点文化的,能够看报的,就竖起大拇指,羡慕得不得了。乡长正缺写手呢,这么年轻能干的小伙不用,用谁呢?乡长就把武强叫去当秘书了。
那一天,乡长亲自开着乌黑发亮的小轿车来接武强。那档次让他美得,真不亚于金榜题名、连升三级的张好古, 像海潮水一样涌向他的心高头。但事情总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有一次,武强写作的一个材料好像乡长的仇敌似的,乡长看了,脸色一下就由晴转阴,继而是电闪雷鸣——好在乡长还算有点涵养,没有发展到狂风暴雨的程度。此后,武强说他此后被打进冷宫了,整天坐着屁股下那冰冷的板凳,冷得他屁股骨头都痛,让他无地自容了。
武强被送回学校后,瞬间觉得低人一等。就连他的学生也说他真不争气:捡个笛子吹不响,讨个老婆不敢入洞房的货咧。苦水、盐咸水和着辣椒水在他心间激荡,那种五味杂陈的味道,让他着实有点抬不起头来。
肖明君也最看不起这种在别人痛苦的伤口上撒盐的事,他顾不了山上仙境中享受那番怡人的惬意,飞快地跑下山来,想与武强一起教训教训那个调皮王。
“抓到调皮王了吗?”
“呵,这个鬼崽崽太不像话了!”武强愤怒地说,“你是不是在背后扇阴风、点鬼火?教他们损我啊?”武强的眼光直逼着肖明君的脸。
肖明君莫名其妙,不知武强哪根神经搭错了,怎么把这个罪责不分清红皂白地揽到他的身上来了。但不管怎么样,身正不怕影子歪,他认为自己长大了,没必要还像孩提时代一样,与武强争个你强我弱。
肖明君转身捉住那个学生,狠狠地批评了他一顿,并怒气冲冲地掴了他一巴掌。他想:武强看了他配合得如此协调的表现,肯定会欣慰得把嘴巴笑得歪歪的吧。
不知武强心中是否舒畅,但武强看不惯肖明君是从小时候开始的——肖明君平时总爱与他唱对台戏。他们俩生长在同一个村,常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打架,武强打赢了就乐呵呵地笑。打不赢呢,就搬来救兵,一个不够,就三五个,直到要打出个威武的人模狗样来为止。当然,武强没那么傻瓜呢,“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为避免陷入孤军作战的境地,当肖明君纠集那些的“闲兵游勇”来袭时,武强就一跑了之。肖明君就讥笑武强是个胆小鬼,没有敢死队的精神。
“你怎么不坚持在政府上班呢?”肖明君不无遗憾地说。
“当然哦,这里面空气好,水好,无污染。”说到这时,武强不想在肖明君面前做个弱者,武强不再那么低落,而是强打精神,显示出对这里的山山水水和一草一木极度热爱的样子。他心虚地说:“现在这个社会,有关系行遍天下,无关系寸步难行……我可惜没关系,如果有个哥啊姐啊之类的亲戚在组织部门当个芝麻豆子官,我就可以靠着大树,往上爬个乡长、副县长什么的,就像扫地撒撒水那么容易了。”
肖明君也同意武强的观点,说:“这个社会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但你跟学生又说武强水平不行,到政府去工作吃不消?”
肖明君一怔,说这句话本来是想安慰一下肖明君,哪知他当真的了。他定了定神说:“呵,那是对学生说的啊。对不起,我当时没想到这个后果了。”肖明君认为武强是素质不够才被乡长送回来的,便以武强为反面教材来教育学生努力读书。但学生不是省油的灯,知道添盐加醋地把武强贬为“讨个老婆不知如何用的货”咧。
破天荒地,这次肖明君没与武强对着干,而是很同情他。武强不禁就得意起来。这大概是因为武强经受沉重打击后,别人送他一根稻草,他就把它当金条了。他们俩小时候是对头鬼,大动干戈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现在却像两条平行直线也有相交的时刻了。可不是吗,毕竟是乡里乡亲的,谁还会计较以前的恩恩怨怨呢。此前不久,村里张河在外地被打伤了,村里那些与张河关系好的、差的、不好不差的,全甩掉包袱,冲向前线去维护张河的权利了。村里人就是一家人啊,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天塌下来,大家一起站起来顶着、扛着。
眼前的这个肖明君就是亲兄弟一样啊。
想到这,武强觉得与肖明君的距离近了,关系亲了,便与肖明君坐在绿色草坪上,谈起那官场的一些事来。武强说,乡长身上真的很香,用的是法国巴黎香水。头发光光的,当镜子照下,可以看得见人的影子。乡长额头上也发亮,像打了光油。乡长很有派头,开的车是三十多万元的丰田车,是日本鬼子造的洋货,坐在上面,感觉不到什么抖动,平稳又舒适。轿车上的乡长最有精神,卖弄着歌喉,唱起那红得发紫的革命歌曲。武强还讲了有关乡长的桃色新闻,说乡长被他老婆拿着菜刀追着砍啊砍的,像在街道巷子里打斗的黑帮人物,乡长的野老婆也吓得缩成一团,像个活王八。说起这些,武强口若悬河,看不出话中一点伪造的成份。肖明君当了村校多年的代课老师,也只是埋头教学和看书,不太了解官场的这些复杂而又有趣的事儿。现在听武强这么不着边际地东拉西扯,把个铜铃般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肖明君最关心的是如何当秘书写材料,因为肖明君也爱好文学,对当今文坛的一些重要事件,能够如数家珍地,说得出个一一二二。肖明君也能写得出两篇小文章,只是还没有像武强那样投稿,没有发表。
“至于写材料嘛,我也挨过乡长多次批评。”武强觉得今天的他异常老实,武强便把他作为倾诉的对象,如火山爆发一样,全掏了出来了。武强把他在政府写材料的经历全部说给肖明君听了,肖明一边听,还拿出本子来,一边记录下一些重要内容。
这家伙,真有心计咧!武强真没料到肖明君还会做会议记录一样,把这有用的精华记录在案,以备以后受用吧。但武强想,你肖明君爱好文学这么若干年,还连发在市级报刊上文章的鬼影子都没看见,哪个鬼老二叫你去当秘书啊,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吧!
谁说肖明君想去当秘书呢,真是疑神疑鬼,武强自责起来。这不是学生尊重老师,在记录着老师讲的重点吗?这分明是尊重自己啊。瞬间,武强心中那自豪感也油然升起了,嘴巴上的高分贝的话语夹杂着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优越感情愫一齐砸向肖明君。
肖明君感觉不到武强的情绪变化,一心一意地在纸上划着。
写作是个辛苦活,谁揽上,谁就别想休息好。领导交待一个写作任务,你就加班加点地完成。正因为这个原因,现在好多人怕写材料了,写手是踏破铁鞋也难觅了。像武强这种有点名气的人真不多。他那个登在报纸上的“名誉广告”,不仅乡长看到了,还有县里民政局的王局长也看到了。
王局长看到武强时,拍了一下他的肩,竖起了大拇指。
嘿嘿,这个时来运转的武强东边不亮西边亮,去县民政局当秘书了。这一回,山村里轰动了,村里人就说武强没水平,这次肯定发了好几万元钱“摆平”了领导,走“后门”成功了。肖明君得知,前来道喜,说了句文诌诌的话“苟富贵,勿想忘!”武强像个长者,拍着肖明君的后背,心高气傲地说:“老弟,以后我会关照你的。”
后来的日子,在肖明君看来,他与武强的关系不咸不淡地过着,在肖明君看来,武强眼里没有肖明君,对他是不屑一顾的,把他撂一边的。那天,肖明君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县城找了武强一回,可武强电话里说他在外地出差,当天没能回县城了。肖明君不相信,就偷偷地到武强租房子的地方去看,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把他的肺都气炸了:武强房子的阳台上,那个像《还珠格格》里小月一样美貌的大眼睛美少女正坐在武强大腿上,有滋有味欣赏着月亮和星星呢!
“狗日的,爽。”肖明君不禁骂道。武强原来与肖明君一起教书时,是个无人问津的“癞蛤蟆”,想一根“白天鹅”的毛都想不到。现在茄子倒开花了,那个美丽的“白天鹅”,居然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他那饥渴得要死的大腿上。这令肖明君气得差点吐血——这个武强有孙悟空那般武艺呢,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翻身再次当上秘书。而且是到城里来了,实是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啊。
肖明君静静地看着,像是走神——痴痴地,如一只饿了三天三夜的呆鹅。
回到学校,肖明君不再像以前一样,把自己的一篇篇佳作收藏在抽屉里,舍不得拿去发表。而是也像武强一样,准备锲而不舍地向市级报刊投个七七四十九篇,他不信自己就比不过武强,他觉得自己的作品不比武强的逊色。
为此,肖明君还买来了电脑,接通了无线网络,准备做个业余撰稿人。他立争在一年内发个十来篇文学作品。当然,还得主要是写些调研性的文章,因为武强说了,当秘书主要是写一些实用的讲话啊,调研报告啊等等。事实正像肖明君预料的那样,他的一篇篇作品都登上了各市级报刊的版面,这真出乎肖明君的意外。
大山区老师的生活太苦了,肖明君还记得他来学校报到的那天,房间的空床上有一条蛇脱下的皮,把肖明君吓得毛骨悚然。从此后,肖明君想起那条蛇全身就起鸡皮疙瘩,不敢在学校睡了,就每天爬山涉水,不辞路途艰苦回到家中住宿。
谁不想走出艰苦的环境,从糠箩跳到米箩咧——从山区学校改行到行政单位,那感觉、那声誉、那待遇、那前途,是肖明君梦寐以求的。
一天夜里,渴望改行的肖明君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冲动,就打电话给武强,说县里面有机关单位要秘书没有。武强接了电话慢条斯理地说:“看有机会先吧,按你的水平,可能还不够呢!”
“你不是说要有关系才行吗?现在你能帮我啊。”
“现在我知道了,还是要靠能力才行的,你写作不行,还是安心教书吧!”武强好像不希望肖明君改行,压根儿就没想帮助肖明君。肖明君感觉到了武强心中那阴暗的快要下暴雨的乌云般的心,就不再问下去。
三年前,肖明君大学毕业,打工两年,累得死去活来,得的那几个小钱,总是收不抵债、入不付出。无奈之下,就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家乡,做了一名村校代课老师,暂时靠那点杯水车薪养活自己。课余饭后,还帮助家人做点农活,减轻家里负担。可是好景不长,不久后,校长就传达说明年全县要清退所有的代课教师了。听到这个消息,肖明君眼前像是雾茫茫的一片,不知前路在什么地方了。
肖明君想去找乡长。
但他又想起“说你行你就行”这句话,这是大家公认的道理,十里八村的平民老百姓甚至文盲都这样认为的呢,村里那个小朱崽只小学毕业,因为有个当官的哥哥,就被叫去当局长的司机了,常把那辆油墨发亮的小车,开得比鬼还快,呼地一声,就停在在村头那个山脚,然后把喇叭按得鬼喊鬼叫地,村里人的眼睛就亮堂了。他肖明君一个小得像山间麻雀无人知晓的代课老师,怎么会让乡长说他行呢?但事到如今,只能有一分的机会,就尽十二分的努力了。何况,他有发表的文章在增添他的底气咧。
找到了年轻的乡长,肖明君心上似乎压了千公斤重的石块,胆颤心惊地把那些在报纸上发表的作品全部递交给乡长看。肖明君多少心存一丝自信,他相信乡长是需要写作人才的,要不然,怎么会把能写两下子的武强叫去试着当秘书呢。
乡长先是惊愕地瞪了肖明君一眼,就饶有兴致地把目光聚集到那堆报刊上去了。乡长一声不响地看着,似乎很投入。肖明君的心在扑扑地跳着,怀里如揣着一只小兔子。
“好啊!”乡长几乎是跳着站了起来。“那你就试着帮我写吧。”说完,他就领着肖明君去了办公室,要求办公室主任,把一切安排妥当,让肖明君在政府试用一个月。
肖明君按捺住自己的激动,信奉“少说话,多做事”的哲学,像一头老黄牛一样,把领导安排的每一件事做得妥妥当当的。乡长不只一次对肖明君说,他要比武强要强多了。肖明君知道,好在武强讲了一些关于当秘书的事儿,他才能做到“吃一堑,长一智”啊。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肖明君觉得乡长是个全心全意为民服务的人,可以说是他见过的最好的领导。但武强为什么把他讲得一无是处呢,是不是他报复乡长而捏造事实呢?
一个月后,肖明君成功度过了试用期,成为了乡长的得意秘书。那天肖明君被乡长叫去办公室,满脸笑容的乡长,讲着那甜得像蜜的话,让他全身都酥了。乡长还跟他开了个玩笑,说:“这么好的人才,怎么就送上门来了,宛如一个美女从天而降,钻进老单身汉那饥渴的怀里咧。”肖明君笑了,这一次是他平生以来最有价值、最开心的一次笑。

共 664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从小就喜欢争斗,这种习惯一直延续到成年之后。作者善于以细节挖掘人性深处的真实一面,从而给读者一种精神层面上的启迪。文笔含蓄简约,两个不同性格的人物形成鲜明对比,将世态、时事、政治、文化、官场等等多方面的矛盾与复杂直呈于读者。朋友有时候是一面镜子,更可能成为激励对方上进的一种动力。叙述冷静客观,视觉新颖独特,情节真实生动,推荐共赏!【编辑:紫玉清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072604】
1 楼 文友: 2015-07-25 20:47:51 感谢老师支持短篇小说栏目,祝福老师!
2 楼 文友: 2015-07-25 20:51:09 寓意深刻的标题。云雾遮隐的角落,既是指纷繁复杂的事态,又暗指人物内心不可见人的部分。问候老师!
 楼 文友: 2015-07-28 22: 4:2 古龙说,最可怕的不是敌人,有时候,往往是你最亲爱的朋友。朋友,具有两面性,真正的朋友,会是永远让你温暖的人,诚如紫玉所说,是一面镜子,也是激励对方上进的一种动力。作者构思巧妙,文章布局、观点独特,值得一品!
问候作者,拜读!
4 楼 文友: 2015-07- 1 1 :28:44 靠人终不如靠己,充实自身,积极进取,有了真才实学,总会有发光的时候。人心难测,从小的伙伴又如何,朋友也好,小人也罢,人情薄如纸。职场、官场,社会、现实,影射世间百态,问好作者,拜读佳作。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得欢当作乐,斗酒聚比邻。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儿童大便干
四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儿便秘治疗
宝宝大便黑色
分享到: